★(๑•̀ㅂ•́)و♡★

非常感谢来参观?此地!!
感谢!所有!
我就是个浪。
看见自己的作品就,好羞耻!!啊啊啊啊啊
为了朋友,要努力变成大佬。
还有一个小计划。(⊙v⊙)嗯!

记脑洞

唔。。日常向?
(大写的)OOC
要用和我说就好
其实我也不觉着有人要用
但是用的话和我说就好

1.(忘了)

2.纹纹受伤后还去救人然后回来后生病(然而她掩饰得很好)了。

3.(铠,钢纹)全国赛前训练时,有一回和星仔摔在了一起

3.(主铠纹 略钢纹)。。。。。。。。,铠甲神和钢千翅一起住在纹纹家,然后铠甲神不小心看见了纹纹的果体(背面)

纹纹(由于铠甲神关门太快,还没反应过来)打开门口,探出一个脑袋:铠甲神你是要拿什么东西吗?我可以帮你拿啊。

铠甲神(略脸红):我,额,我我就是来(就是来开一下门而已?!就是以为里面是威龙啊!你们家男女不分卫生间洗澡的吗?(不对,我是走错房间了??))我。。。

纹纹:?(回想起。)。。唔。。。(脸蹭的一下全红)

然后超级诡异  的  僵持略久。直到威龙声音(越来越近)传来:啊!铠甲神我忘了和你说了,今天纹纹要用我房间卫生间洗澡来着,她房间的昨天坏掉了——

纹纹一听到威龙声音就立马躲回去了

留下铠甲神默默的和威龙出来了。

之后,,,

第二天早上吃早餐时,纹纹给铠甲神递早餐:拜托,吃完后可以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吗?

纹纹:那个,铠甲神,昨天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。(鞠躬)哥哥和星仔很高兴你们这回可以来帮助我们山茶村的,所,所以在我们家请不要被那件事拘束了。///
铠:

4.和自己的凤翎骑对话。

5.(青少赛决赛后,但是因为还有全国赛)

纹纹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,然后想自己设计圣兽队的队服。。

问了铠队和各位,都允许,然后上街买衣料。

买布料时被看了青少赛的人认出来了,(没想到自己还挺出名??)被围起来采访了。

然后,突然冲出一个热爱纹纹的(心理变态。因为自己太过喜欢骑刃王但是自己家世,天赋,社会都在讽刺着自己。看着纹纹才学了一个晚上就这么厉害,人又这么善良。
“拉着你去死,你也不会怪我吧”)

铠队及时赶到,把纹纹抱进怀里。钢千翅上前揍翻粉丝。

铠队(低吼):“这么多的媒体都是眼瞎吗?!还是说你们的热度实在是太低了?!”

钢千翅(高声)附和:“呵,那这条“青少赛冠军选手竟然当众打人怎样啊!”纹纹,我们走吧。”

躺在地上艰难的粉丝“不!你们不能带她走!从她刚刚比赛我就喜欢上了她了!”(爬着到纹纹的脚下,抓脚踝)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!呐?!反正你得到的东西已经这么多了,亲情,友情,力量。你又这么善良,求求你,就这么和我一起去死吧。。。。”

铠队抱紧纹纹(眼神犀利)“不可理喻——”,

一边钢千翅直接打电话“喂?派出所吗——”(就算有人打了吧,但钢千翅就是故意打给媒体看的。)

纹纹看着脚下的人,心里抽痛,手攥紧铠队的衣服。下定决心般,看向铠队摇摇头,拿开他护在她后脑上的手。

纹:“钢千翅!等等,可以叫救护车吗?”
千:“啊?!纹纹你没搞错吧!!”
铠:“打救护车吧,反正都要进局的”
千: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纹:“嗯,谢谢你们。”
千:“真是,服了你们。圣母玛利亚。”

纹纹蹲下身,开始寻找包里的医疗设备,“。。。。抱歉,我不可以和你一起去死。我。。。以前也想过去死。但是现在要是我走了,哥哥和星仔哥,那些关心我的人会生气,伤心的。”

(一样一样的摆出来)“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,很多人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,你真的要这样就走了吗?可以给别人更多的机会,去了解更好的你吗?或者,去把那些东西都抢来,成就自己,也是一种不枉此生啊”

粉丝被说得一愣一愣不动了。

纹纹拿出手帕擦他伤口。

因为身边还有铠队和钢千翅就放心的开始给人治疗,“唔。或许我说得不对,但是,就是,相信你的好,不要去管那些不想了解你的人好吗?不要就这样一死了之了。看见你这样,我觉着很伤心。自私的觉得喜欢上我的人应该都不错hhhh”

(额头互点)“拜托,试着活下去。”

(救护车到,纹纹和铠队一起扶他起来)“那个,你的伤还很重,要是钱不够的话,可以找我要,(小声)但是记着要还的啊!虽说债期可以很长。希望你可以遇见对你而言很重要的人,然后试着变强 变勇敢吧。”

铠队还是不屑,“可以救你的只有你自己。接下来的路 ,还请你不要抱太多奢望。”

钢千翅觉着厌恶“想死就死!还连累了别人,真是窝囊!”
纹纹(苦笑)“他们说的,其实也都对。不要勉强自己,要是真的不行——”。。。(眼里闪过一丝苦楚和决绝。)

钢千翅一把揽回纹纹“哎哎,走啦走啦,还买不买布料啦!”

纹纹:(⊙v⊙)嗯?

铠队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还有你们那些跑龙套拍照的!!拍够了没有啊!连一个未成年逛街你们都穷追不舍,真是缺心眼。”

“挡路啦你们,交通都堵了。啧,交警呢!?今天出门就该看看黄历!”

纹:“钢,钢千翅,铠甲神还在后边,我们等等他啊”

停在原地,

千:“铠甲神——”

——另一边——
铠队:“再有下次,就不是打伤这么简单了。听她的话,试着好好活下去。”

。。“好自为之。”

走向钢纹。

后来——

纹:“话说,你们怎么都突然出现啊?而且还是两个人。”

铠千: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千:额。。。我能说我去找弟弟吗?
铠:咦。。。因为不想面对银虎骑要垦泥的事实?





评论(4)

热度(8)